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超市和雨的化学反应

(超短打的闭关作)
(作业还没写马上就高考的痛)
(老夫老妻脑洞系列)
(元宵节快乐唔~)

“如果雨再不停,”灵幻新隆跺了跺脚,抖掉原本干净的皮鞋上溅上的难看水渍,“你就可以切腹自尽了。”

两个人被困在了超市门口,黑压压的天空,分不清是傍晚应有的写照还是单纯的浓黑的乌云。小酒窝提着装了卫生纸、果冻、烟和沐浴液的袋子,里面还有藏在深处的、叫小票卷起来的润滑乳。手上一圈凹下去的勒痕。

空气里依旧是潮湿的雨水的气息,这雨已经下了几乎一个钟头,把一切都染上了清淡而挥之不去的、特有的水色。地面砖缝里细小的水流奔跑,钻进下水道或者溜进地缝。灵幻侧眼看看小酒窝,男人倚靠着墙柱,随随便便的扫视着开车来往的人。

“别看啦我们没有车。”

“嘁,”小酒窝翻了个白眼,“用灵力撑伞走好了。”

“都说过了这里人超级多不可以乱用。”

“那这得给本大爷等到什么时候!”小酒窝的皮鞋根狠狠怼在墙柱上,暴躁的发言引得超市里几个过路人透过玻璃墙窥探。但其实灵幻新隆也不介意等一会儿,毕竟往好了想,这可是他第一次和小酒窝来超市碰上下雨。

什么你说这有什么好纪念的?谁知道,可能是诈欺师电视剧看多了。想想看,男主和女主困在同一个屋檐底下,呼吸着同样湿润的雾气水声,天色渐黑,逐渐路灯依次亮起,车辆呼啸而过,没有一辆为他们而停,那就必是寂静到寒冷到只有近在咫尺的温度能够互相温暖的时刻。

这是不同于吊桥效应的奇妙感觉。

“嘛,晚一点就晚一点,又不急的吃饭。”灵幻拢拢额前沾湿的刘海,“反正你是恶灵吧?”

“你是人类好不好,你饿死了我怎么给你收尸?”

“啊,好吧……”

雨也没有见小。

“灵幻。”

“嗯……喂喂喂!”

恶灵飞快的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往两人脑袋上一蒙,揪着灵幻的小臂飞快的冲进了大雨,激起路人躲避时的尖叫。灵幻踉踉跄跄的回头道歉,结果被雨滴挂了个正着,滴进眼睛里一阵酸痛。结果半闭半睁的跑步险些被路障绊倒。

“唔――”

突然脚下一软,竟然轻轻飘飘的滑出了一米多长的距离。灵幻一下便意识到这是恶灵作祟。

而且还恍惚间听见小酒窝悄悄说了一句“蠢货”。

哈啊?

跌跌撞撞跑到一个小巷子里,转来转去的一不小心就到了电车站,匆匆忙忙跳上车,两个人掀开湿透了的西装摔在一边,四目相对――

“你刚刚踩了本大爷几脚――”

“你刚刚是不是用了灵能――”

两个人同时收口,四下里没有几个乘客,于是互相翻了一个白眼。灵幻撩起小酒窝的西装,卷起来。

“你这玩意儿完全没用。反正湿透了。”

“不让用灵力本大爷也没办法啊!”

“离开人群就用啊白痴!”

小酒窝扭头看看窗外,雨滴在窗上汇聚成涓流,四散,随着电车的行驶甩飞,又变成雨滴或顺着车表流下。

“反正你也不急着从超市门口出来,本大爷就不急着用灵力。”

“放任淋雨和那个完全不一样吧,会感冒的。”

“反正要看雨还不如直接冲进去,”小酒窝突袭一样扣住灵幻的左手,“反正不就是搞点这样的小情调吗,本大爷……怎么了?”

灵幻新隆一脸不爽的瞪着小酒窝,使劲儿的捏了一下他的手指。

“活的长,活的长又怎么样啊,别一副洞察天机的样子,中年大叔也有矫情的权利!”

“是是是,因为处男了那么多年矫情的机会都没有是吧?”

诈欺师很明确的往椅子后面一歪,懒得和恶灵吵嘴。只不过两人的手还紧紧连着,不肯分开。

“今天挺冷的。”

“因为下雨了啊。”

“回去吃什么。”

“随便。有什么吃什么。”

“冰箱里咖喱快过期了吧。”

“那就吃咖喱饭。”

“那就吃咖喱饭咯。”灵幻心情不错的样子,吹了一声口哨。

“咖喱饭就咖喱饭。”小酒窝胳膊肘划拉过来灵幻的胳膊,交叠在一起,从布料之下传来隐隐约约的温暖,在凉丝丝的雨天不断的放大。

总是有那么一个雨天,适合和喜欢的人出去购物,做着可笑的家常。即使突然下雨了,也能一起淋雨,看雨,然后感受着只有在冰凉的雨天才能被放大的、独属于对方的温暖。

有时候恶灵也是蛮懂情调的。灵幻瘫在椅子上,到处都是凉凉的,呼吸的空气,看见的景色。只有本该最冰冷的灵是暖热的温度,透过湿答答的布料传过来,像小心翼翼的触碰。

恶灵瞥了他一眼,看着有时笨蛋的诈欺师傻愣愣的闭上眼躺好,心里头再一次小声叨咕了一句笨蛋,然后不再管他,盘算起今晚咖喱饭的做法来。

――――――――――――――――
【开学大吉,收官万岁】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