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律灵】厌弃狂想

*严重ooc注意
*搞事制作,格式独特
*受了太太的漫画的刺激……

“我,影山律,早已确认,”

“对于灵幻新隆的情感,”

“名为:”

“厌恶。”

影山律,国中二年级,超能力者,十三岁。

有一个宏伟而远大的目标。

杀死灵幻新隆。

灵幻新隆,灵之类相谈所老板,自称灵能力者,二十八岁。

目前对影山律的目标,一无所知。

每天早上,在无人醒来家里,在黑暗依旧的盥洗室镜子面前,影山律总是会重复自己的愿望:

“杀死灵幻新隆。”

杀死灵幻新隆。

一个不知何年何月诞生的愿望,似乎是随着哥哥第一次提起便在幼小纤弱的内心埋下了种子的愿望。

哥哥把灵幻新隆介绍给影山律时,并不是律第一次见他。

那是一个傍晚。

影山律去寻找久未归家的哥哥。

父母没有过多阻拦。

“毕竟律也是大孩子了,就让他去吧。”

金黄色头发的诈欺师,和自己的哥哥并排走在一起。还有章鱼小丸子。

他们经过了金灿灿的店铺灯光,金灿灿的诈欺师盖过了哥哥的形象。

“可恶。”

无需多言。

幼小的孩子总是会做出莫名其妙的评判,往往他们长大后就会当做笑柄。

影山律,国中二年级,十三岁。

依旧讨厌着灵幻新隆。诈欺师灵幻新隆。哥哥的师傅灵幻新隆。

如果要说讨厌他哪里,影山律可以说出一大堆。

抢走了哥哥的注意。

到处用哥哥诈骗。

发很少的时薪。

金黄的头发。

不会除灵。

比律大。

傻笑。

切。

“我,影山律。”

“愿望是:”

“杀死灵幻新隆。”

这时候影山律还没有超能力。

心里有如一团漆黑缠绕的毛线。

里面混进了一根金黄的丝。

黑色的是哥哥。想拥有哥哥的超能力。哥哥是最棒、最强大的超能力者。

金黄的是灵幻新隆,想到这个名字,影山律心里暗流汹涌。

灵幻新隆。

灵幻新隆。

一遍又一遍的嘶吼着的是:

“讨厌。”

“讨厌。”

“讨厌。”

“讨厌。”

无法冷静,无法思考,心下皱缩成一团,身体弯曲挣扎。

讨厌。

仿佛火焰灼烧。

总是以一拳击穿水面结束。

可是没有机会见到他。

这时候的影山律有了超能力。

“我是灵幻新隆……”

“嘁。”

每天心里都在上演如何如何去嘲讽他、去击倒他、去杀死他。

可以在哥哥不在的巷子角落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以在灵幻家里把他轰杀。

可以在黑市把他切碎。

可以在灵幻相谈所……

不可以。

这些、这些,表达不出影山律的厌弃。

那可是一个律连自己为什么厌弃他都不明白的人。

“灵幻新隆。”

“我讨厌你。”

对着镜子一次又一次的说出这句话。

我,影山律,讨厌你。

不知原因。

不问结果。

不求甚解。

不惜一切。

讨厌。

就是在这个金黄色的午后。假期的午后。

哥哥不在的午后。

可恶的金黄色的阳光爬满了房间,在绿萝和吊兰上弯弯绕绕。可恶的家具整整齐齐。可恶的小鸟在窗外划过。可恶的诈欺师穿着整洁,一丝不苟,笑意盎然。

可恶的是根本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因此可恶,一定是这样。

“我,影山律。”

“我讨厌你,灵幻新隆。”

可恶的诈欺师沉吟良久。

“真是意外呢。”

影山律全身的细胞都战栗起来。

“我要杀了你。”

“弟弟君,冷静。”

“我讨厌你。”

“真是难办。”

“非常,讨厌你。”

“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

你抢走了哥哥的注意。

你到处用哥哥诈骗。

你发很少的时薪。

有金黄的头发。

你不会除灵。

你比我大。

还傻笑。

很蠢。

“原来是这样,弟弟君。”

“可是看人,要找到他的优点喔。”

“比如律呢?”

律是个品学兼优的人。

律有很多女生喜欢。

律敬爱他的兄长。

有帅气的面孔。

还有超能力。

比我年轻。

很可爱。

是吧?

真是可恶的言辞。

“我有的优点又有什么呢?”

你哪里有什么优点啊。

“试着说一下吧?”

“拒绝。”

影山律夺路而逃。

金黄色的世界太过晃眼。影山律黑暗中培育的性情都被柔化了棱角。

讨厌。

依旧讨厌。

讨厌灵幻新隆。

讨厌他能够找出自己那么多优点。

讨厌他没有讨厌自己。

“说是夺路而逃,结果还是在门口呆着嘛。”

诈欺师从身后出现,露出好笑的表情。

“弟弟君,别一副怨气满满的样子啊。”

“听好了,灵幻新隆。”

“我,讨厌你。”

超能力把人固定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

“我知道了。”

“那么随时欢迎你来杀掉我,弟弟君。”

这是多么可恶的,胜利者的脸啊。

想要它做出意料不到的表情。

“我也会持续不断的讨厌你。”

讨厌你金黄色的头发太过耀眼。

讨厌你一丝不苟的板正穿着。

讨厌你对什么人都能微笑。

讨厌你用温柔对待恶意。

讨厌你不讨厌影山律。

讨厌你是个普通人。

讨厌你二十八岁。

讨厌。

总而言之,就是,很讨厌。

“这可不是讨厌啊……”

“闭嘴。”

“总之,就是讨厌。”

“所以我要现在就做一个了结。”

影山律捏住灵幻新隆的肩膀。缓缓用力。

“我讨厌你,灵幻新隆。”

“所以请和我交往。”

――――――――――――――――――
【笑出声】
【我想吃灵律。求粮???(滚)】

评论 ( 10 )
热度 ( 43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