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水仙隆?】鬼喊抓鬼

*用了一个喜欢的小说↗的名字。
*这个……水仙隆……算是塞进去的???
*其实非常有病哈哈哈,是个脑残向。

当小酒窝决定出去找人的时候,距离灵幻新隆失踪已经有小半天了。

结果害的深更半夜十二点的大街上,一只斜叼着烟的恶灵放荡不羁的徘徊在马路上。恶灵先生单手戳兜,拎着一个比灵幻的好用一百倍的智能机点点戳戳,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熟练的敲击着。

没有来电。

小酒窝一直觉得灵幻新隆不像是这么草率的会把自己搞丢的人。而且他出去时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了,绝对只是去看看是不是神经病客户,发现问题就会给他回电话的。

看来诈欺师的话不能全信,尤其是人品已经欠费的情况下。

夜半三更的风很凉,顺着若有若无的一丝气息――更多的是靠着手机地图,小酒窝搜了搜灵幻事前说过要去的地点。

【目标地点:调味市中心游乐园】

【具体位置:调味市中心游乐园鬼屋】

“嘁,麻烦。”

“竟然一个人去了鬼屋,”小酒窝凝重的看向调味市鬼屋的方向――顺着地图,“他就不怕最后被罚扫地么?”

想到那种就算看见一坨不明黑影都会“烈盐飞溅!!!”的家伙,有时候笨的就像一个小四生,鬼知道他怎么会去到鬼屋。而且小酒窝对鬼屋没什么太多印象,只是曾经远远的见过几次。

不过那其中的布置他还算清楚。

比起本大爷来,鬼屋算老几啊!

这么想着的酒窝以恶灵独有的高速赶到了游乐场。深夜十二点,天空微微发紫,只有几点疏星缀在天际。隐约能看见游乐场守卫者的门房小灯闪烁。漆黑的钢铁设施横在夜幕里,粗细不一的辐条散射。小酒窝暗自戒备起来,悄悄摸近鬼屋。

要是有付丧神就有趣了。

“这一次要是搞定了,可得好好给本大爷涨工资啊灵幻!”

鬼屋,就这么直白的敞着大门。如同写作业时放在身边的手机和身后的家长一样有着不言自喻的诱惑和危险。

没有灵幻的影子。

也没有。

这里也是。

“都找遍了,结果竟然……”

“所以啊!你在那边看个什么劲啊!”

灵幻的声音在酒窝背后突然炸起。

“f**k!你想吓死本大爷是吗!”

“哈啊?!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说着的灵幻迅速举起手中食盐:“冒牌恶灵的恶灵!哪里走!”

“停止啊笨蛋是本大爷啊!”小酒窝当机立断捏住灵幻手腕,阻止这个蠢货继续浪费资源的举动,随后扣住对方左胸,灿然一笑。

“……”

灵幻震惊到无以复加:“你个变……态……”

“行了别装了。本大爷不瞎。”

手指用力的在对方整洁的西装上拧出几个凹陷,深绿色的灵力流动试图钻入,却被尽数挡回。

“真真正正的灵幻,眼睛可不是红色的。”

灵力爆发。

两人被这可以称得上剧烈的爆炸各自冲了出去,小酒窝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追上灵幻,在他身上钉准一拳。而同时雪白的盐粒劈头盖脸的袭来,落到西装上竟然滋滋的发出腐蚀的声音。灵幻新隆埋在鬼屋的破烂里,手里出现了数不清的博多的盐――

“烈盐飞溅啊啊啊啊啊!!!”

“你特么到底是谁!”

小酒窝交叉双臂飞速退后,保护要害处不被盐粒所伤。见鬼这盐怎么突然就有了作用,哦对了,反正他也不是厉灵幻。

可是顶着一张灵幻新隆的脸,小酒窝就觉得他还是那么弱气,会在恶灵出现时第一个冲上去哗哗撒盐不假,可是总会喊他或者茂夫帮忙,还用着一种要了亲命了声音和口气。

怎么会是这种一脸狰狞的恶灵样子。

唯一的好处是,酒窝确定这东西不是灵幻本体,否则打起来就要束手束脚。

“我不就是灵幻新隆么!灵幻新隆就是本大爷啊!二十一世纪最强的灵能力者灵,幻,新,隆!!!”

每喊一句话,就会多撒出一包盐。一时间白盐飞舞,布满了地面、道具和两人的身体,到处都是这烦人的东西。

“真正的灵幻在哪!”

弱爆了。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酒窝,用灵力撑起了一个贴身的护罩,向着灵幻疾行过去,行云流水的一个右勾拳,成功阻止了这个撒盐狂魔。

“就是我啊!”

“就是我啊,酒窝。”

语气平静下来了……么?

酒窝突然不敢继续下手了,另一个勾拳也止在空中。平静下来的那个“不明生物”真的,很像灵幻。

“就是我啊,不愿意承认吗?”

“真糟糕啊……”

“又搞砸了……”

冷静而有些阴郁的声音回荡着,像是一个普通的、有点失落的灵幻新隆。

很多个时候,在茂夫走后,都是酒窝看着灵幻的一举一动。包括平常的样子、任务成功后的喜悦、断网的烦躁和……那种偶尔也会散发出来的阴郁。

阴郁。

那个连发色都是金黄的男人,很难想象他也会露出这种阴郁的表情。可是活了太久的酒窝也明白,人类的感情,不是一下子就能说清的。也正是因为有许许多多的面,人才这么有趣。

灵幻才这么有趣。

“你到底是什么。”

酒窝灵力凝聚,放到了对方眼前。

“蠢货。”

“……”

哈啊???

酒窝感觉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愤怒呼啦啦的涌了上来。

“一群蠢货。”

“倒是给我动脑子思考一下啊。”

“那个又有什么好笑的,理智没用的废物。”

“只要随随便便就能学会的东西,怎么就不知道做一下啊。”

“反正……还是没有我什么用……对吧?”

黑暗的一角缓缓蠕动,连地面都变出了一种恶心的腐肉的颜色。隐隐约约,看见毛细血管在收缩、膨胀、破裂、新生。血液的蒸汽溢出来,充斥着整个空间。

“还好,还有这个。”

是灵幻!

小酒窝瞳孔一缩,眼前阴郁消沉的灵幻――暂且称呼他为里灵幻,怀里赫然出现了另一个灵幻,昏迷不醒,衣服头发凌乱不堪,一副受了惊的样子。

“你……”

“啊……?”

里灵幻轻轻抚上灵幻新隆的侧脸,陶醉的看着他苍白的睡颜。

“真好啊,竟然还有一个这么活泼阳光的我呢。”

“……你到底是谁,怨气么?”

“比那种怨气高级多了。我灵幻新隆可是最强的灵能力者啊!”

话说这二者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吧啊喂!

酒窝暗自气愤,早知道这个灵幻本体落到他手里,之前就应该一鼓作气的解决掉他!

“本大爷,大概明白了。”

“你就是灵幻新隆这家伙的负面情绪吧?”

类似的事情,也的确是听到过。

当一个心理能量压抑了太久的人遇到了某种契机,很有可能就会“复制”出一个自己,就相当于一个反向人格。大多都会作恶多端品行不良。如果本体怨念深重或者能力高强,甚至可以为祸一方。

不过也是极其极其罕见的个例,业内很快削减掉了。

这个灵幻新隆,何德何能,竟然触发了这种s级副本?

“你的负面情绪,可以说给我听吗?”

酒窝说出了自己也意料不到的话。

因为是这个诈欺师,所以即使是负面的,也想要多了解一点。

酒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哈啊?”

“听这种事?”里灵幻在灵幻新隆本体脸上不安分的手终于停下了,“小心太过难受恶灵你先崩溃了哦。”

“嘁,本大爷吃过的恶灵比你见过的盐都多。小打小闹而已,速速招来!”

“那么,听好了,恶灵,”

里灵幻垂下手,呆呆地看着睡梦中的灵幻平和的表情。睫毛随着呼吸颤抖,脸颊上的灰尘也被里灵幻擦去,皮肤白净。

真是的,毕竟是本体留下的乐观开朗的一面,真是……有点可爱。

可是遇到攻击的话,还是痛苦教人强大啊,灵幻新隆。不要因为现在比以往远远安逸的生活,就把糟糕的事情全部推给我啊,灵幻。

“从前有一天,有一个国小四年级的学生……”

“他忘了带自己的便当,所以那天只有他一个人没吃上饭。多么青春的少年心式的凄凉啊对不对!给我醒醒啊笨蛋!”

灵幻新隆,满血复活!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

“有――恶――灵啊啊啊啊啊啊!!!”

里灵幻头上瞬间挂满食盐。

“大胆恶灵竟然敢模仿我帅气英俊的面孔!受死吧啊哈哈哈小酒窝给我上!”

“本大爷不是召唤兽!”

两个非人类瞬间打的鸡飞狗跳,灵幻以他单身28年的手速也没捞着空撒两打食盐,等到他眼前一晃战斗结束,就只剩下了小酒窝。

“恶灵呢?”

“废了。”

“我就说嘛,”诈欺师鼻孔看天,“模仿我的脸,必死无疑!”

“灵幻。”

“啊?”

“你四年级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灵幻被这个问题问懵了,斜了酒窝一眼,挠了挠头,

“啥也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我就问问。”

“啊对了,刚刚那个是什么恶灵?”

“不是恶灵……谁知道呢,就当作是鬼屋的怨气产物吧。”

差一点就折在这里了。酒窝摸了摸心口,还在痛。

那种东西的能力,与本体的负面情绪成正比。

真是,可怕。

“厉害了我的鬼屋,以后再也不来鬼屋了。”

“我陪你来,本大爷一个打他们八个。”

“省省吧你,关键时候还是要――”

“我觉得他那个盐比你的好用。”

“可恶唯独这个完全没法反驳……”

看着诈欺师难得吃瘪的表情,恶灵似乎有了那么一丝放心。

不论是什么样的负面情绪,只要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帮他尽数消除。

“灵幻新隆,这次给本大爷加工资。”

“拒绝,服侍老板是员工应尽的义务。”

“出夜勤不算。”

“算的,”灵幻新隆脸上排满了奸商式的认真,“一日是员工,终生是员工。在被除灵之前,你都是相谈所的员工!”

“嘁……”

是了,酒窝,当然是本老板的员工。

至于以前的事情还是永远别再提了,连负面的自己都要可怜这个谨小慎微、懦弱无能,愿望和现实完全跑偏的自己了。

不过若是说还有什么扳回正轨的希望,那就请今后的日子也多多指教了,恶灵先生。

灵幻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浅笑。

――――――――――――――――――――
【不对啊说好逗比的怎么诡异起来了!】

评论 ( 20 )
热度 ( 21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