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一对由关键词扯出的恋爱关系

啊这可真是(邪教入口)

竹三二:

守卫魔津尾


1


守卫尴尬地摸着耳朵上愈合后缺口,“那个,我不喜欢吃甜食。”


魔津尾收回递出棉花糖的手,“那我们直接去坐摩天轮。” 


2


“这位先生不要那么严肃”负责给幸运游客摄像的女孩微笑,“放自然些,现在拍得是情侣照而不是证件照哦。”


闻言,魔津尾往守卫耳畔轻轻地吹了口气。


瞬间从脚底红到头顶的男子与他那坏笑着的恋人形象就此定格。(老照片)


3


叮咚,叮咚,叮咚——“不给糖就捣蛋!”


附近不知谁家熊孩子清晨就拼命按门铃扯着嗓子嚷嚷。


迷迷糊糊的魔津尾试图摸索装有口香糖酱的道具却先触碰到温热的肌肤。


“你再睡一会”守卫坐起身从床侧捞起皱巴巴的衣服,“等会我抱你去洗漱。”(万圣节)  


4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城堡,城堡里居住着一位喜欢饲养亡灵的王子,王子翻山越岭于恐怖的森林中寻找传说中最强的亡灵……”


“那么你是谁呢?”


“那个亡灵的替身”老者握着酒瓶,“一个幸运的林间守卫。”(童话故事) 


5


心脏被贯穿的守卫微笑着握住魔津尾颤抖的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养我这个灵呢?”


然而说出一直隐藏在心底的话语之后,他并没有执念。(迟来的告白) 


6


“先不说无灵感人类和灵附身之人差别对我来说有多明显,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魔津尾拿出家庭账簿指着那一行工工整整记下得购买腮红记录。


“你最近脸色很不好看”从来没打算伪装成恋人朱砂痣的守卫炒着菜,“邻居太太以为我对你使用冷暴力。”(相爱却不理解) 


7


“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甜甜圈酱,它是不是很可爱?”捧着心爱之物的魔津尾对搭话的男孩说。


“你的手里什么也没有。”


“欸,可是……”


男孩的同伴们走了过来,“我知道了,你是妈妈说的撒谎精。”


“别跟坏孩子玩会长猪鼻子。”


“坏孩子应该揍一顿。”


“我,我没有骗你们。”


转角凭空出现的男人睁开眼就看见有些眼熟却格外稚嫩的容颜被团团围住,下意识吼道,“喂,你们做什么?”(穿越时空)


8


守卫每日精心烹制的营养餐并没有让魔津尾越发强健,他眼睁睁看着恋人日渐消瘦却无能无力。(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9


魔津尾没有发现戒指,他习惯直接吞下守卫亲手制作的小巧又可爱的棉花糖。


守卫手忙脚乱地扔掉藏在身后的玫瑰花,马上拨打了急救电话。(求婚)


10


“你好,我是灵幻相谈所的员工芹泽克也,客人你是要除灵吗?”


芹泽看着男人身后的一堆恶灵问。


“不是除灵。”守卫说,“我恋人腰疼,让我给糖果酱口香糖酱花生糖酱……总而言之,我恋人的宠物们投喂。他担心我的安危才打电话给相谈所请求派人陪同,麻烦你了。”(老夫老妻)


11


外貌有些像章鱼的恶灵缠住昏迷中的守卫,难得没有榨取精气而是十分依恋地盯着他。


回到废墟寻找巧克力酱的魔津尾松了口气,“诶,你这孩子不要为食物就停留在危险地带……这个是棉花糖酱附身过的家伙?” 


12


“我捡你回来不过是当巧克力酱的储备粮。”


魔津尾说。


守卫目光短暂停留在他唇边米粒几秒钟转向对方空空如也的碗。


“饭要添么。”(谎言)


13


“我给你当保镖。”


“我不缺保镖。”


“那你缺什么?”


“你不要再缠着我报恩……”


魔津尾想起常去定制的店铺老板不肯单卖限定情侣购买有强大恶灵气息的那对封印罐,“哦,我缺个临时情人。”(契约情侣)


14


玫瑰花没有,巧克力没有,打电话给他语气也是不耐烦。


魔津尾想,今晚他要是提分手,我是让巧克力酱吸干他又或者是让饼干酱吃掉他还是让鲜奶油酱破坏掉摧毁他的意志?


晚上,守卫歉意的说,“本来打算从消消乐中抽到你的角色庆祝,可是……今天我们出去吃。”(情人节)


15


“明明没差几岁却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魔津尾用枪抵住守卫的腰,“金盆洗手不代表我不能找你麻烦呢,前辈。”


“古惑仔系列的租碟回收日是明天。”


守卫放下切完番茄的刀,回身抽走了魔津尾手里的玩具枪。(年龄差) 


16


蹦极这游乐项目守卫避之不及,那会令他想起悠哉的看门日常如何一去不复返。(尝试你喜欢的东西) 


17


「早餐在保温锅,我去上班了。」(来不及告别) 


18


提着菜回家的守卫按下开关却并没有灯光亮起。


“魔津尾!”


他焦急地冲进乌漆麻黑的屋子。


“我在厨房,电线短路了。”


魔津尾抹了把脸,于恶灵撒娇中煮饭还真是件麻烦事。(停电)


19


“这是什么?”


守卫接过游戏手柄。


“樱威推荐的射击类游戏,陪我玩一把呗。”


魔津尾懒洋洋地倚着椅背。


“这游戏不能选同阵营吗?”


操控着屏幕中巡警翻滚躲过暗处黑帮成员冷枪的守卫问。


“可以是可以,不过那多没趣。说好了,谁先死谁洗碗。”(警匪) 


20


戴着假发画了痕妆的守卫摸了摸肩边自己仿口香糖酱制作的玩偶,“为什么我要扮成你?”


刷了好几层粉底的魔津尾理了理刘海,拎起桌上的麻绳,“因为我要扮最上。”(COSPLAY)  


21


以后过交往纪念日究竟是约定生效那天还是互相表明心意这日?


守卫翻开手帐,用笔歪歪扭扭地画下魔津尾白日时难得在他面前表露的慌乱。 


22


“口香糖酱,你看你看这里都是你哦!”


魔津尾兴高采烈地说。


“这位客人,请您不要妨碍游乐园设施的正常运转。”


安抚完受到惊吓的小朋友,专门负责园区安全的巡逻守卫十分诚恳地说。(游乐园老板和不认识他的员工) 


23


“你今年怎么不回老家。”


自习课上魔津尾拿笔戳着前桌的后背。


守卫转身,“去年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可不会放心你一个人。”


“什么嘛,周边水里恶灵都抓到了,这次不会再溺水的!”


认定竹马是个中二病的守卫拍拍他的头,“放假后我们去抓蝉怎么样?”(暑假) 


24


魔津尾坐在床边抚摸口香糖酱。


记忆莫名其妙缺失后,这房子内总是能随时随地看见一个高大且模糊的背影,可又分明不是恶灵。(幻觉) 


25


“这个恶灵你不养吗?”守卫捂住肩膀的伤口。“再强大袭击你的恶灵只有当食物的资格。”魔津尾蹲下清点着残骸,“一起帮我数数还有多少只手,平均分给口香糖酱和饼干酱够不够。”(分手) 


26


“要不试试让我把你的喉咙咬个窟窿。”魔津尾咬牙切齿地说。守卫毫不费力地用手撑住他的腰,“这个姿势可是你自己说想尝试的。”


27


“你家那位长腿先生还在住院吗?”相识的超市收营员问。魔津尾低头将结好帐的新鲜食材放入环保袋,“嗯。”(把自己活成了你) 


28


“划去我们日常生活所需和必要的应急费用后所有存款都在这里。”守卫将存折推向魔津尾,“你想盖恶灵主题游乐园怎么能少我这个股东。”(责任) 


29


“你身上怎么会有Omega的信息素?”魔津尾拧着守卫的耳朵,“难道你又把身体借给棉花糖酱跟那个灵幻约会了!”(ABO) 


30


两个不同世界体系的人其实非常难获得对方认同感。守卫给枕着自己腿小憩魔的津尾披上外套。这个人跟孩子一样令人不放心却能跟恶灵好好相处,很厉害不是么。(崇拜) 


【增添一些高中生设定的傻白甜日常,认真学习的普通人守卫和他认定是中二实则真恶灵饲养者的住在隔壁的竹马魔津尾。】


31


新学期守卫通过不努力读书才得以和心思全在抓恶灵不务学业的魔津尾坐在一起。(同桌) 


32


“把这个送你暗恋对象怎么样?”以为同桌喜欢某个女生的魔津尾为帮忙提供告白礼物出力。“嗯,我暗恋的人肯定喜欢。”守卫看着对方手中满是眼球状装饰物的猎奇发卡说。(礼物) 


33


“寒假都到了,你怎么还没向暗恋对象告白?”魔津尾吃着热腾腾的烤红薯。守卫放下剥糖炒栗子的手,“哦,其实是我担心告白失利会影响心情,这样的话寒假打工时状态不好。”(谎言) 


34


“你怎么这么笨,他们把我的鬼怪胶囊扔到水里你为什么要跟着跳下去?”瑟瑟发抖的守卫抓紧毛巾,“那是你重视的东西。”(冷战) 


35


“出个差还做这么多堆着,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魔津尾打开冰箱看着塞得满满当当的保鲜盒,一个头两个大。(思念) 


36


守卫和魔津尾一起散步,饼干酱似乎发现了什么猛地冲了出去。“日子过得太悠哉,本大爷居然忘记跟你们错开时间了……”小酒窝再一次体验了被追出十八条街的痛苦。(好久不见) 


37


守卫在接受街头采访时表示现充中不上网很正常后,无视了尴尬的主持人和摄像师继续喂魔津尾吃年糕。(社交网络) 


38


“我以为自己只会跟恶灵过一生。”守卫好脾气地笑,伸手捏了捏魔津尾因为连日投喂而软软的脸颊,“恶灵做得饭有我好吃?”(优点与缺点) 


39


守卫被恶灵们撕碎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魔津尾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罐子。


“最强的恶灵就叫棉花糖酱吧。”(现实) 


40


“魔津尾大人,有什么吩咐?”魔津尾收回目光,“没什么。”(没有过去)


【到此结束了,关键词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4 )
  1.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竹三二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这可真是(邪教入口)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