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失眠

*打开lof发现zaz已经搞过一发了
*慢悠悠的格调
*歌曲:神秘园的《sleepsong》,好歌。

睡眠不足。

睡眠不足会导致什么?

会困。

小酒窝仰躺在相谈所的沙发上。短短的沙发其实根本撑不住他一米八出头的身高,仰过去还能看见窗台上的绿萝。那绿萝生的茂盛,枝条弯弯绕绕垂下来,在窗台上放了羊,爬的洒脱。

螺旋和波浪的形状,人看了会困。

这几周都没有好好睡过。恶灵是不会困的,宿主有睡眠的需要。

但他们都会感到“疲倦”。这是一种情感。情感太过于丰富的恶灵是不纯粹的,是弱小的。可“疲倦”又不是丰富、热烈的情感。像是一切消退之后的背景,是抽尽了空气的真空。

“灵幻新隆,本大爷失眠了。”

“安眠药不报销。”

找这个家伙谈看起来无济于事。那个成天坐在桌子前面,只有手和鼠标在动的人,小酒窝看着他,他在滚着鼠标转轴。他在下拉网页么?他脸上微微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大概找到了不错的东西。

“灵幻新隆,本大爷睡不着。”

灵幻新隆转头瞥了他一眼。

“灵幻,你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了?”

“只要一个除灵套餐你就能睡着了。”

啊啊,真是一个合格的个体户小老板呢。小酒窝侧过身子,窝在沙发上。

啊啊,有点冷,就像被水洇透的棉被,一点点,一点点,降下温度。凉到早已不再散发温度的灵体里。

听说心冷酷的人手也是冰凉的。太冷了,以至于睡不着。

“本大爷要是持续失眠的话,宿主搞不好会死的。”

“那就去里屋睡觉。”

灵幻新隆金黄色的头发随着姿势的改变而颤抖。有频率的颤抖也会催人入眠。可是它仅仅晃悠了几下,像这个诈欺师一样,软绵绵,懒懒散散,没了动静。

在冬季太阳照耀的午后失眠了,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

“灵幻新隆,你看了一天电脑了。”

“嗯嗯,因为今天没有委托。”

没有工作的人类,是不是就像没有抓捕计划的恶灵呢?

好久不做人类,连睡眠都忘记了。那种在不知不觉中轻轻滑入一潭温热池水的感觉,那种在无边无际的、回归子宫般黑暗的地方的感觉,那种疲倦到极点后肆无忌惮的放松。

真想现在就这么睡上一觉啊。没有风声和鸟叫,诈欺师嗒嗒的点着鼠标,阳光被云挡住,空调温度正好。多么适合睡一觉。

“灵幻新隆,本大爷想睡觉了。”

“睡吧。”

睡吧。

睡吧。

诈欺师悄悄的走近,蹲下,看见恶灵先生闭上了眼,试图勾住一丝睡意。

诈欺师露出了看着孩子的微笑。

“听好了,小酒窝,”

“Lay down your head, And I’ll sing you a lullaby.”

灵幻新隆的英语和平日里说话的语气、音色不同。或许是歌唱的缘故,轻柔舒缓。

“Back to the years, Of loo-li lai-lay”

如果困倦了,就安心的睡去吧。所有的事情都要忘记。连着非人的事实也要忘记。

“And I’ll sing you to sleep… ”

“And I’ll sing you tomorrow… ”

冬日的午后,恶灵蜷缩在小小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阳光被百叶窗拦下,在眼睛的位置勾出一片阴影。

诈欺师的脸颊上有着少年一样细小的绒毛,在阳光里微微摆动。

在这个时间里,这个季节,太阳很快就会落下去了。由透明,变成金黄,变成橘黄,桔红,变成揉进金黄的红色,无害的火焰在梦中人的身上流淌。

“恶灵会失眠,这也是奇怪呢。”

“恶灵也会累的啊。”

灵幻新隆想要站起身,想了想,又轻轻凑近了。

食指轻轻描过了小酒窝的唇线。

大概在梦里会痒痒的。

“好梦,失眠的恶灵。”

――――――――――――――――――――
【我困了……】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