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全员向】高岭之风(1)


*搞事情的AU,战争AU
*有生之年系列,没错,系列。
*oocoocooc

          〖残像〗

周围的树虽然郁郁葱葱但是仍然无法遮掩慌乱的身影,即使已经丢掉了不少装备轻装上路,仍然有一种逃脱不掉的感觉。

就像是被一只猎鹰紧紧的盯住后背,只消“呲――”的一下,从深绿的残破的军服外套、可笑的防弹衣、软软的衬衣连带着里面最吸引人的血肉骨骼都会一同破开,成为身后真正如同猎鹰一样的可怕家伙的食粮。

会死的吧,会死的吗?

影山茂夫气息凌乱,用手里的枪支撑着,缓缓跪坐在树下。身上的迷彩军服叫灌木刮破了无数口子,一坐下就一种衣不蔽体的感觉。

真是可怕啊,全副武装的,北方的装备部。

不知道武藏团长他们有没有逃出来……

茂夫不愿意去深究这个问题。他在31团只是一个普通的狙击手,全然比不上近战一流的团长。茂夫轻轻拍掉狙击枪上的尘土和泥,军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弄得这么狼狈,完完全全就是北军的责任。

没有错。北军,北军。他们的敌对的势力。茂夫默默抬起头,看见阳光穿过重叠的枝叶,细碎的撒在他年轻的脸庞上。

一旦静下来,丛林又回归了丛林的本来面目。拔地而起的绿色巨人在这个战争洗礼的国度伫立亘久,目睹了一切的开始,可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束。它们身上挂着藤蔓和碎弹片,尺蠖在弹片上产卵、繁衍。本来面目,本来的丛林,即使伤痕累累,废物堆积,也总有新生在荒土上生长。

北军。茂夫想到了北军。这个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称号早就不是他们原本的名字。一如茂夫所在的地方,被北方的人称为“南方”。两军以停火线南北为名。只是一个符号。

影山茂夫正是隶属于南方的一名军人,是“第四代”。那是一代以战争作为职业的人,没有第一代第二代的家国情仇,也没有第三代的茫然失措。

他们早就习惯了在炮弹袭击下翻滚逃窜,认识数以百计的军火武器,随随便便就能理解第一代还要问上很久的“为什么要战争”。

很简单,简单到以至于不用解释。

因为要活下来,就像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进食,为什么要保持可笑的精神亢奋,战争也是如此。正因为这漫天纷飞的烟火才构成了童年,绝对没有别的代的人那么驳杂的阳光雨露和鸟语花香,那只不过是一种幻想,一种幻象。

没有战争的世界是无法想象的,一如别人无法想象只有战争的世界。

茂夫扯了扯自己的刘海,它因为摸爬滚打变成了泥水沾染的一缕一缕的东西。

反正这是战争。

不过自己尚且没有因公殉职的打算。

啊啊,对了,如果能回去的话,还要去看看律。

“呼――”

丛林另一端炸起了一种尖锐的哨声,草叶瞬间也一同跟着颤抖。对方发出了增兵的号令。

“唔。”

只有再次逃跑了,真是糟糕。

“啪叽。”

一个小盒子从兜里掉了出来,是律的东西。茂夫一把捞起来,塞进内兜,头也不回的跑走。那个是律的参军礼物,在他亲爱的兄长即将加入“光荣的一员”的时候送给他的。

“如果遇到威胁,就请哥哥打开它吧。”

真是多亏了律的一片好心。茂夫微微嘴角上扬,削减了战争的紧张情绪。

如果能活着回去的话,就……

“额啊啊啊――”

红色。

视野可及,全部变成了燃烧的血液的颜色。

真是不可思议,红色的丛林,红色的火焰,红色的发丝,红色的烧灼的气息,红色的看不清楚的破碎的扭曲的不可理解无法描述的穹顶。

中了……袭击么?

茂夫挣扎着,感受了一下,骨骼并无大碍。头部破了口子,轻度脑震荡。

大概有什么见鬼的压发式或者别的方式引爆的鬼东西炸在了自己身边。热量从指尖流失,茂夫抖着冰冷的手摸向内兜。

如果……要死掉的话

也至少看一下……这个东西

『呐,既然哥哥决定参军……』
『虽然……作为弟弟完全不支持这个决定』
『好啦律,我可是在狙击测试中获得了还算说得过去的成绩,不能只让律一个人来工作,我也需要帮助补贴家用。』
『哥哥是最棒的!测试也是最棒的那不叫说得过去的成绩!』
『噗……』茂夫把手搭在弟弟的肩上,平日的死鱼眼不复存在。呐,也只有律,能够看见哥哥的带着阳光的笑容。
『不用担心我,因为律做的是更加重要的事,关系到那么多人的生命。』
『要是知道了我被分到了那个团,可不要因为这个就畏手畏脚的不让我出战啊。』
『我也得为了律的指挥工作出一份力。』

律……

这个装备部似乎是摧毁不了了,呢。

『哥哥……』
律犹豫了,犹豫了很久。平日里果决的指挥风格在面对自家兄长就完全没有用。
『这个,请你收好。』
『什么……』
『不要现在打开,』律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飞快制止了哥哥的行为,『只有遇到危险才可以。』
『这里面是什么?律?』
『……』

啊啊,是什么呢?

小小的,小盒子?

茂夫有过很多猜想,可是一次也没有打开它。即使被敌方的狙击手瞄住眉心,茂夫也只是同样冷静的冲对方回敬一枪。

真是拿律没有办法。不能打开就不打开了。

『只有遇到危险时才可以打开。』

『只有遇到危险时才可以打开。』

『打开啊,哥哥!』

可以打开了吗!

……错觉吧,仿佛听见了律的呼唤。

迷茫中似乎有了一线光,杂乱的脚步声,敌军的吼叫都不如眼前弹开的盒子里的东西令人注意。

一张照片……一堆炸药。

照片?

照片?

一栋残缺不全的教堂,就那么凋零在滚滚的浓烟里。玻璃碎片映出太阳的光辉,刺的人头痛。

『好痛。』

什么?

『好痛……』

是啊……好痛……律。

『啊……哥哥……』

那种垂危之际的呢喃低语,彻彻底底的,彻彻底底的,唤醒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感受,一种记忆里传来的锥心之痛。

『……』

黑暗降临。

――――――――――――――――――
听说mob的盒子有问题?
听说与此同时师匠正在搞事情?
听说花泽辉气知道内幕消息?
天呐太可怕了,可是听说……
我不想更新???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