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危机

完美!!!

放飞自我:

——OOC警告


 




 


——年龄操作警告


 




 


——我觉得就亲亲不算事但是lof屏蔽我??NC-15吧


 




 


——对不起点粉象后续的小伙伴我竟然还是没写出这篇otz


 




 




 




 


1


 




 


  “等等,我重复一下,”灵幻新隆抬起一只手,表情颇为头疼似的挥了一下,他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荡起来一点又落回原处,“是这样——?”


 




 


  他的弟子随着他的动作安静的被吸引到了注意力,坐回了他对面的沙发上,他眼神残存着某种自他十一岁踏入这间破建筑以来扎根植入的温软信赖,依稀的相信着自己的师匠无所不能,对所有的事情都能给出解释,想出办法。


 




 


  “所以说,简单介绍就是,”灵幻新隆喘了口气,“你们大一新生欢迎会后有个学姐搭讪了你,约你周日出去?而你对此紧张,想要得到一些有用的建议?”


 




 


  影山茂夫迟疑的眨了眨眼,但还是点了点头,他表情复杂的介于惊慌,羞涩,一点点并不确定的期待和混杂在里面大量的紧张构成,灵幻新隆熟悉这样的茂夫,这份熟悉甚至让他不由自主微笑起来。


 




 


  他们中间摆着一个壶,正是本次要处理的东西,的确附有怨念和恶意——也的确没什么需要多花茂夫两秒钟去注意的东西,他们继续谈论小影山先生的大学新生活,说话的间隙影山茂夫表情拘谨的顺手就把那玩意碾碎了,“mob,”他的师匠随口问他,“所以你是谈个恋爱?”


 




 


  “那倒也——”茂夫有点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


 




 


  “到没有像以前喜欢蕾酱那样的感觉,”茂夫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大学谈个恋爱的话,一定也不错吧?”他试探性的侧头。


 




 


  诶,年轻人的这种心理,我也是很懂的呀,师匠翘着鼻子想,张嘴就习惯性的开始胡说八道,像吓唬顾客一样的开始吓唬人,“哎茂夫,成年人的约会,跟你们之前小孩子一起放学回家啊什么的小儿科,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呀。”


 




 


  “是?”茂夫不由得点点头,心想是啊,大人的约会,跟初中生理所当然应该是差别巨大的啊,这样果然以前本就寥寥的经验也不足为考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因为看到了迷茫一片的约会前景而更紧张起来了,“是这样啊、”


 




 


  “是啊,你想想,人家女孩子本来就比你大,比你懂得多,一不小心踩到什么雷,很容易就搞砸了吧?”


 




 


  这正是影山茂夫所担心的,实话说,不光是约会这个课题,他对女孩子这个课题都堪称知之甚少,想到这里,他的数字都有点要波动起来了,不由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年长者。


 




 


  不懂了吧,哎,还是要靠你师匠灵幻新隆大人我,灵幻在这久违的依赖目光的注视下,得意的魂儿都要飞走了,他大言不惭的一挥手,像接下任务一样大包大揽了起来,“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你师匠我了,一定要让你的约会能够成功不可!”


 




 


  “我们从着装注意开始讲吧!”


 




 


2


 




 


  半个小时之后,记下了正反三页纸笔记的影山茂夫眼睛发直,彻头彻尾的陷入了约会恐慌之中。


 




 


  说道太多了,他惊慌的想,怎么做得到的呢?


 




 


  衣服什么的也就罢了,什么话不能说,什么事情必须做的条目也太多了?为什么不能涉及评价对方妆容?什么潜台词代表什么意思?吃饭之前要记得给人拉开椅子?几次约会可以尝试牵手?什么什么?这怎么记得住呢?记住了这个,感觉就忘掉了那个,我要把这些东西偷偷写在手上吗?如果一不小心引起了尴尬怎么办,到时候又怎么圆场呢?会,会在公共场合闹起来吗?对方会不会丢下我就走呢?


 




 


  而他的胡说八道起来没完没了的老师,正在信口开河,把章鱼小丸子往快要百分百的徒弟面前一推,不知道从哪里窜过去的,讲到了接吻问题。


 




 


  “......就在于吻技一定要过关,不然一定是会被人瞧不起的,”他说,“哎?Mob,你在听吗?”


 




 


  在他对面,一直沉默着记录的徒弟放下了笔,他积攒了半个小时的焦虑情绪,终于对着他的师匠掀开了一个角的遮布,“但是,灵幻师匠,”他直勾勾的盯着灵幻新隆,这时候灵幻才注意到他情绪堆积到衣角都有时候忽然飘一下了,“我根本没有接过吻啊,怎么可能会有吻技这种东西呢!!”


 




 


  “诶?这个,反正第——”


 




 


  “师匠,”他的徒弟没有理会他的话,自顾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觉得我不行,”他手里捏着的笔记本在与坚硬的桌面的碰撞中发出一声悲鸣,而茂夫全然不理,毫无同情之心,灵幻新隆不由自主的咕咚咽了一下,后脑细细密密的渗出冷汗来,“是师匠的话一定有办法的吧!师匠!!”


 




 


  诶你别激动?!逗孩子逗过头了的灵幻新隆胆战心惊的听到桌面在无意识外泄的超能力的摧残下发出吱呀一声惨叫,也不由自主的,莫名其妙的跟着惊慌起来,硬着头皮说:“哎?茂夫冷静?我是说——”


 




 


  他脑子拼命转动起来,在惊慌状态下试图弥补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头昏脑涨的情况下着急想点子就像蒙着眼睛的驴想要摆脱磨,他时候觉得自己当时根本意识不清口不择言的说出了接下来这句话。


 




 


  “不会亲我会教你的啊!但...没亲过..没...啊!要不然师匠可以陪练一下?”


 




 


3


 




 


  我,灵幻新隆,今年33岁,现在自己开了一家灵幻相谈所,主要经营灵异相关的生意,手下有待干不干员工两名,也算小有名气,生活也是比较忙碌充实的,虽然不能说是道德标兵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也自觉没有干过什么真正的坏事。


 




 


  时至今日,我不禁深刻反思自己的前半生,究竟做了什么,才落到了这个境地上。


 




 


  “师匠?说下去啊?”他的徒弟看上去比他更紧张,催促卡壳了的灵幻新隆大师继续自己的理论讲座,后者陷入在软绵绵的沙发里,面对着跨跪在两侧,笼罩在自己上方的年轻弟子,直观的感觉到了声带的干涩。


 




 


  “...我是说,哦,”他试着找回自己的声音,在茂夫并没有什么其他意味的单纯眼神里稳定下了自己的情绪,把一闪而逝的怪异感觉抛诸脑后,“暗示,对......”


 




 


  “要亲吻一个女孩子之前呢,我们首先要得到她的许可,”他终于摆脱了磕巴,熟练的回到了老师讲课的状态中来了,“上去就亲肯定是最不可取的一种做法啦,除非你确定是自己是通俗言情小说里从二百平方米大床上醒来的男主角,不然八成是要以挨揍作为结局的。”


 




 


  他不自在的动弹了一下身子,听他讲课的茂夫跟着懵懵的退了下,灵幻新隆不知道为何好像从这个反应中汲取到了一点日常感,重新口若悬河起来,“那,茂夫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呃,呃,”茂夫当然不知道,“问问?”


 




 


  “那就太尴尬了?”灵幻说,“正确的方法是暗示,用行为作出‘我要吻你了’的暗示,当然其实还有另外一条支线是看气氛的,我觉得那个你不行,你还是主动制造暗示吧,”他大大咧咧的说,“比如说,眼神,”他示意茂夫,“你可以用眼神黏住对方的眼神,在长久的注视下,对方自然就会明了你的意思了,”他抬了抬下巴,表示自己要做示范了。


 




 


  炫技是灵幻生活中充满乐趣的一部分,这让他暂时忘却了尴尬的现状,他看着跪在自己身上的弟子,一眨眼睛,转眼间气氛就变了。


 




 


  他并不抬头,只是支棱着上眼皮盯着茂夫,黑色的眼瞳里好像有柔软的浪潮——影山茂夫几乎是一下就明白了他说的,“明了”是什么感觉——他要亲吻我——这种意识在一瞬间席卷了茂夫僵硬的全身,他好像才刚刚产生这种实感,好像刚刚意识到自己跟自己的老师要求了什么,影山茂夫的膝盖好像变成了一块万古不变的大石头,全身上下都在原地变成了某种从制造出来之后就没有上过油的僵硬机械,这一闪而过的纷繁复杂的心情让他并来不及追根溯源,只是被动的接受它——


 




 


  “而这样做的时候要慢,”灵幻新隆低声说道。


 




 


  他的口吻也有了某种说不出的改变,茂夫茫然的听着,看到了灵幻新隆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挨近了自己,而这个信息好像并没能成功传回他震颤不休的大脑皮层里,他听到师匠在讲话,声音显得特别遥远,而且也感到不太能理解里面的意思——他的脑子认为他再也不能做出理解这么高级的动作了——“因为当对方做出了这个‘允许’的表达之后,她的心理是动荡的,拉长这个震荡,可以产生一些回味的余地...”他这样说着,嘴唇凉凉的贴了一下茂夫的,很快松开了。


 




 


  而影山茂夫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高压电网里面。


 




 


  原来如此。


 




 


  他在高压电网里面充斥的电流和白光,忽远忽近的声音和光线里面忽然的,又是自然而然的想,原来如此。


 




 




 




 


http://ww3.sinaimg.cn/mw690/723078d1jw1f7njkz88mwj20dc5srb29.jpg

评论
热度 ( 312 )
  1. ibuki milai放飞自我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迄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茂灵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