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全员向】五夜的探戈

*梗源于JUSF周存《五夜的探戈》,存娘我的爱!
*也许,有什么寓意吧
*放飞自我的产物,好羞耻啊这种风格【崩溃】
* 因为这风格字少


〖五夜的探戈〗

【第一夜】
金发的男人低下头颅,阴郁从少年眼中毫无顾忌表露
超能力带来了些许的烦恼,妄图寻人倾诉
陷入沉思的诈欺师啊,却又是否看见了自己所走过的路
"来吧,孩子,和我跳一支舞。"
"以舞为证,世界还有人为你守护。"
探戈的步伐,无止息的节奏
慢慢长大的少年周身灵力流动
"啊啊,如今你已经成长了许多呢。"
微微笑着的诈欺师送走不在迷惘的少年,他直行不顾
诈欺师扶上胸口
也许他终究和我是分离成为陌路,
这第一支探戈也望他永远记住

【第二夜】
"你可曾看见我的哥哥,"
"他的眼睛有着我永远憧憬的亮色。"
哦,诈欺师总要有点要求
何况是,看见那明亮光圈下的背德
"来跳支舞吧,之后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又是探戈监视的传说,头颅甩动
疑心重重的弟弟总是频频回首
"你要的东西,就在光明的一步开外"
诈欺师仰头,笑的灿烂
现在的孩子啊,情感在心里泛滥
"原来如此"
引走了弟弟的男人缩上椅子
既然这样啊,又有谁会寻找我呢

【第三夜】
就在自己身旁,血光乍现
轻歌曼舞也会一刹成为地狱之变
诈欺师望向了不善的来者
绿色外套,颓唐脚步,怨气如诉
"你所做的一切是否是为了自己"
"是为了忏悔,还是为了逃避"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打了个转
飞鸟与游鱼,都在锅里腐烂
"那就来跳支舞吧,一切都会好起来"
犹犹豫豫的来人轻轻伸手
被世界抛弃的灵魂,是否得到救赎
"就像母亲和胎儿,跟着我走"
诈欺师的节拍啊,起起落落,
将悔恨的伟人带出门口
危险的沦陷呐
啜饮一口,不再理会

【第四夜】
从一开始就像个畏首畏尾的学徒
就连腰际的摩擦也有些抵触
"社会这种东西,还是要试着融入哦"
纵然强大如斯,也有着自己的难处
"没关系,依靠我就好啦"
诈欺师牵起拿着伞的手
不合理的敬称,斜斜的衣扣
有点可爱啊,诈欺师伸手修正
至于终将要走,似乎也是注定
继续努力之类的话,对于一面之缘的人是最合适出口
"这样的话就可以啦"
"啊啊,第四夜也有人和我跳舞"
诈欺师愉悦至极,轻轻敲击出欢快的舞步

【第五夜】
弄出事件的人就在眼前
诈欺师微微笑着迎接
"啊,昏迷了这么多人呢"
站在横七竖八的残破躯体上,诈欺师也要起舞
"来,狂热的存在着的你,"
"决定了吗,是否和我共舞"
哦,他是第一个拒绝的人
真是无情的回答啊,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
信任什么的,明明自己要的话
也不会有的啊
"那就这样吧"
"为什么要一直和人跳舞?"
诈欺师歪着头,沉思良久
"那,就是我的工作啊"
"我的意义,我的价值"
"将意志传达给那些人,又成为最闪耀的存在"
原来如此,幽绿的恶灵如是说
"即使同样拥有着执念,我们也走进了不同的世界"
"如果终究不是一路人的话,那也不必跳舞"
社会人们在酒桌前踯躅
一句一句,讲尽故事
轻飘飘的历史镀亮了深黑的夜
在天亮之际,目送最后一人离开
昏迷者们离开,恶灵也离开
诈欺师发出最后的轻笑,

"什么嘛,自始至终酒馆里只有我一个人吗"
诈欺师给自己倒了一杯菊正宗
灼烧的是吐出记忆的喉咙
就在这里吧,今天也要跳舞
就迎着日出前久久不落的曙光,来吧
诈欺师自己和自己跳了最后一支舞


————————————————
【天呐我有病】
【这啥玩意【崩溃】】
【师匠别到最后还是一个人啊那就太惨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3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