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葬礼十五题

*【酒窝灵】

*HE HE H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开头双线【?】

*向大家隆重介绍雨霎【鼓掌】

*小学生文笔慎,ooc和OOC

*不想上学【你】

 

 

          〖葬礼十五题〗

 

Ⅰ   【通知亲朋好友前来赴约】

    “Mob,就在明天。”

灵幻放下电话,听见手机盖“啪”的扣死,内心就一下震颤。

还有多少个人,还要再重复多少次,电话中不可置信的声音刺痛了灵幻每一条神经。

 

Ⅱ   【葬礼前的购置】

小酒窝揪着头发,怎么也想不起来灵幻究竟喜欢什么花。

只记得,当初他看见那一束血般刺眼的红艳的玫瑰时,大概是笑了的。小酒窝捏住花茎,扎出一滴血,哦,红色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那样的场合上的。

但是如果这玫瑰环绕的结局能让他最后一次感受到世界许久不曾给过他的热烈和温暖,小酒窝连自己的血也会一并浇上去。

 

Ⅲ  【棺材内外】

灵幻的脸彻底埋了进去,工作人员早就被这个巧舌如簧的骗子支走了。他的脸越过了这个划分生死的平面,如溺水者死死噙住了氧气口,冰冷而湿润地吮吸着那双昼思夜想的唇。

那个人本不该被禁锢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

 

Ⅳ   【无法抑止的回忆】

灵幻新隆灵幻新隆灵幻新隆灵幻新隆灵幻新隆……

用他的名字填塞身心的空洞也不足够。

 

Ⅴ   【开场之前的半个小时】

杀了我吧。灵幻捂着脸却露出了轻笑。

半个小时之后,就要亲眼宣告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

葬礼这种残忍的事,灵幻揪住自己的领带,不复以往的粉领,这个黑色的骗术师,穿上了不属于自己的衣服。

他不属于这种颜色,但他会去适应。

灵幻原先是没有黑衣的,现在也没有。

 

Ⅵ   【开场中的一方】

    拒绝献花,拒绝鞠躬。

本大爷和那家伙的关系难道是你们这些人能比的吗?

当着众人哪怕是那家伙最亲近的弟子的面,小酒窝直接掀开棺材的玻璃盖坐在沿上,将火红的玫瑰洒满棺中人全身。

每一朵都没有刺,小酒窝摸了摸手上的几个创可贴。

 

Ⅶ   【守夜】

    犹如很久很久之前的自己,睁开眼只看见吞噬心智的夜。

目光深埋,无法停歇,小酒窝,听见了吗?

整夜整夜不曾停下的话语是否能骗过时间。

 

Ⅷ   【对方的衣物】

“小酒窝,你……”

“本大爷知道。”

小酒窝捋了捋那条可笑的粉领带,做出一丝和灵幻如出一辙的笑。

 

Ⅸ   【恢复独居的生活】

灵幻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永远淡忘了,现在他是那么不习惯,以至于做饭技能都有点退化了。

去适应做饭时没有一双鬼鬼祟祟的手从边上伸出来捏自己腰,去习惯自己搞定开不开的电视,去自己弄好乱七八糟的房子……

去开一个永远少了一只恶灵的除灵事务所。

 

Ⅹ   【不经意做了和对方有关的事】

小酒窝一不小心做了两人份的饭。

“好吧,灵幻新隆,你要是胃口不好,本大爷帮你吃了。”

小酒窝向着空椅子绘声绘色的念着。

灵幻,少吃垃圾食品,听见了吗?

 

Ⅺ   【墓地到访】

“感觉纯白的花束不是那么适合他吧?”

“……可是别人都是……”

“不对哦Mob,”灵幻蹲在入口处花店的花堆里,“小酒窝比较喜欢特立独行的呢。”

“所以要干脆摆几只恶灵来祭祀一下吗?”

Mob看着自己的师傅,感觉这事儿在实行上可能有点问题。

但是毕竟两个人不能真的空着手去。

灵幻掏出了一直准备好的信,点燃。

 

Ⅻ   【选择放在框中的相片】

这个好可爱。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也是。

干脆出一本相集吧,恶灵趴在一地的照片上,最后想了想,慎重的。

恶灵捡出了一张两人的合照,照片的灵幻笑的柔和,在自己看来倾国倾城,虽然这个词形容一个大男人还是太奇怪了吧。

反正本体已经死了,小酒窝把照片贴上额头,压紧,似乎能从中感受到许久未觉的熟悉的温度,那就在照片里一起挂在墙上吧。

 

ⅩⅢ  【担心淡忘】

    只要是个人,就会有记忆流失的一天。

灵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患上了和律一样的,记日记的毛病。

借以记录下和那个人在一起的点滴。

不仅如此。

他走过两人穿过的街道桥洞,去过初次心动的樱林,进过他大发神威除过一群恶灵的深山。

然而那有什么用呢?

世间纷华因他而点亮,又因他而褪尽颜色。

 

ⅩⅣ  【墓志铭】

    『这里埋葬着一个诈欺师,请花出一些时间与金钱惠顾他的生意』

『这里有一个称职的师父,他曾间接拯救过世界』

『这里存在一位从未存在过的人,他随时间而被淡忘,因社会而被打磨,他的灵魂是强大的,足以温暖他所拥有的一切。』

小酒窝狠狠划去了以上手稿。

墓志铭这种东西,不适合本大爷写啊混蛋灵幻!

『也许他曾一无所有,但至少我属于他』

 

ⅩⅤ  【之后】

“相谈所?”

少年一脸不屑的冲男人甩了个白眼。

“别这样啊,本大爷还给你发工资呢!”

一天300日元……男人笑颜下打的尽是虐待童工一样的心思。

“有钱?!”金发少年一秒变脸,看的黑衣男子一愣,“我去!那个,奇怪的大叔,你那相谈所叫什么啊?”

“唔……”男人挠了挠头,“本大爷的相谈所嘛,当然叫灵幻相谈所啦!”

“大叔你姓灵幻?”

少年笑出了声。眼前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本大爷不姓灵幻!”男人一巴掌糊在少年肩上,“本大爷叫小酒窝!懂?!而且小鬼——叫哥!”

“大叔。”

“叫哥!”

“大叔,”少年笑的贼兮兮的,“和我一比你就是个不良大叔嘛!”

“而且那个小酒……”

“不许吐槽本大爷的名字!”小酒窝要炸了,这么多年了他就没觉得自己情绪这么激动过。

“那我去了那儿能做什么呢?”少年再次轻笑。

“除灵。”

“唔诶诶——?!”少年张大了嘴,“大叔你脑子一点也不唯物!”

“废话本大爷可是……算了……”

小酒窝默默捂了个脸。

算了,算了,这小子还真是难办。

“听起来好棒!要去!”少年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那就说好了大叔,要给我工钱哦!”

某些方面还真是没长进呢,小酒窝几乎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

好的,时日还长,很长很长,就像海浪和天上的环流。

灵幻,只要是你,无论如何,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不管你需不需要,本大爷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故事永远都不会结束】

【没错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信念嘛】

【好累【躺】想吃粮】

【这次比上次良心了不少哈哈哈【喂】】

【再次,介绍雨霎同学】

【感谢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 29 )
热度 ( 23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