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Star

*【酒窝灵】
*师匠是一名在山顶常年独自观测的天文学家,无人交流
*酒窝出场微量别问我为什么【扭动】
*难得来更,可能会越来越短少【泪目】

〖Star〗
如果一直凝视星空,连灵魂也会被牵引走的吧?
夜里的山风伴着孤寂的呼啸,夜枭也不曾在这里出现。灵幻轻轻合上仪器,舔了舔干燥的唇。抚上冰冷坚硬的钢铁,天文望远镜,分析机,六分仪,四分仪,老实的象限仪,星盘……一切一切,一切只有群星闪耀,在图谱上刻印星辰莫须有的轨迹。
他曾经一直盯着一颗无名小星一直移动,一夜一夜看着它划过天球,那随仲夏之夜的裙裾一起滑出眼界的聚变体也不在他身边停留过多一秒。
他仰头,仰头,似乎永远永远的习惯这个僵硬的动作。孤独并不重要,他一直以来甘之如饴。曾经他觉得有八十八星宿随自己闪烁,全天神的遗珠和他一起品味这深黑的夜,夜,不见光明的时间,时间也刻意放缓了脚步。
灵幻闭上眼,睫毛如扇,在凉风中颤抖,战栗。
身体放空,灵魂显得沉重,下坠,上升,无休止的燃烧,封冻,旋转,和暗紫色的群青的黛青的天幕一起,一起永生,纵然自己渺若浮尘。
金发在空中飘摇。灵幻想着干脆就这么死去,无人奉陪。
会升上天去,和星辰融为一体么?
在那些闪光的、迷人的可燃气体中,孤独的灵魂也会灼烧殆尽吧?
灵幻伸出手,纤长的手指因太久不曾被日光照射而苍白,青蓝的血管浮现在皮下。它握住主人一直准备好的东西,尖锐,明亮,一如启明星,开启的将会是灵幻新隆另一种光明。
旷野无人,荒山无语,缪斯将收拢双翼,怜悯合十。
最后再看一眼吧,那些或生存抑或正在死亡的巨大的生命。死亡也被装饰的绝美。洁白,透过那不愿陪葬的不断呼号的仪器,红橙黄绿蓝靛紫,脉冲的律动,心脏起伏。
灵幻最后一次睁开双眼,寻找着那颗北极星。
一团幽绿的火焰在眼前跳动。
身后是平静燃烧的北极星。

——————————————————————
【最后一刻遇见酒窝的师匠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有太太想加后续么【端碗要粮】就当这是个梗就好了】
【开学真是吾的大敌】
【真是足够意外的邂逅】

评论 ( 8 )
热度 ( 29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