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灵酒窝?灵all?单向?无cp?】脑洞备案

*注意,不是正文,只是脑洞备案以备来年继续
*cp未定。。。怎么办好呢?
*最近精神很混乱……大概写出来也是混乱。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从未出生,从未活过,从未死去,但我知道世界的崩塌只是一瞬间。我的世界,从来不曾塌陷过,但是它在猫头鹰的尖叫声中可怜兮兮的摇摇欲坠,我听见梭罗在我颈侧耳语,瓦尔登湖泛着冷冽的水光,灯管以特殊的频率振动,一切就像是末日,在某些人眼里大概就是末日。
只遵循我的意念的末日。原来一切都可以如此不同,用刺耳的钢筋扭动的噪音提醒我过去到底都在为什么拼死拼活,为什么用那弱者的意念来行动。我并不想对我的过去表示不屑,但是从现在开始总要有些改变。
我并不是第一次体会世界深深的恶意……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要抱之以同样的恶意,嗯,是自我否定么?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决定,就像今天吃拉面或者章鱼烧,就像当面打击碰瓷的骗子,就像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的消化掉那些不属于我的情感。我的情感,我有多久不曾表露过我的情感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或许也同样不会有人像我在意这些虚无缥缈的烟雾一样的事似的一样那么在意……在意……
俯视着眼前的街道,我想尽力保持一个冷淡的不同以往的神情,可惜,还是一副没有干劲儿的慵懒表情。我想笑,笑出来,不顾一切,可能是张狂乖戾的——昭示我的归来,或者离开。
下雨了。
眼角扫过身后的人……
你,或者可能是你们,会支持我的对吧?对吧?尤其是你,E,KU,BO。你一直都很想支持我的对吧?我是一个好老板,我也认为你会是一个很棒的员工。
没有关系,假如只有你一个人也好,就这么开始吧,从这里。我,灵幻新隆,是的,要重新开始。
至于那个人,我会事后解释的,E,KU,BO。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还没有坏掉,E,KU,BO?
我很喜欢这样的你,所以,过来。给老板打伞是员工的天职啊。
我要……毁灭这里……E,KU,BO。这和你成神的计划违背么?
不违背?好极了……果然,你是正确的。哈。
开始吧,EKUBO。跟我走,不要问我会去哪。



【maya写了这一点就觉得以后写不下去了!】
【谁能告诉我怎样阻止一个全能人才毁灭这里啊啊啊!救命啊师匠黑化啦!】
【我的lof怎么看不了评论了?什么毛病?【黑人问号】】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