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灵茂】一个犯罪者的自白

#【灵茂】
#无剧情
#ooc,小学生文笔
#借鉴了原文。总之就是瞎掰制作,因为到了今天写文灵感丢光了。。。
#梗:洛丽塔

〖一个犯罪者的自白〗

诸位,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刻意用我的花言巧语来诱骗陪审团的同情,况且大部分人也不会放过我这种罪行,而只是把它作为一个绝好的病例或者是头条。但是我依旧认为倾吐对我是十分必要的行为,也许有我也尚未意味到的事情曾对我起了反应,导致了这样一种在大多数人眼里变态的病行。不过纳博科夫说得对,你永远可以指望一个杀人犯写一手绝妙的文章。

那一位的名字我想大家已经明确了,影山茂夫,大家一般叫他龙套。但是这个名字与我完全不一样——并非是随便轻佻的发音。 想想看,mob,m——o——b,嘴唇微微分开又轻轻闭合,m——o——b,如同和你青春年少时青涩的稚嫩的回忆度过一个美妙的海滩之夜之后要做的那一吻一样的动作,mob。

第一次看见mob是几年前,第一眼就可以确认了,他是完全不同的存在,瘦瘦小小的身材不那么吸引人,但是对我,也许是对我这种人有独特的致命的魅力——魅力,一个孩子的魅力,就像祖先们伸手摘下禁断的果实时蛇的痒丝丝的低语。深呼吸,呼,吸,我做了几个呼吸来拯救自己滑坡的理智,它们以奔向地狱的势头在堕落。这是毫无疑问的玷污,完全可以这么说,因为一个眼神便足矣订我无尽的牢狱之灾。但是瞧瞧吧,光滑的白皙的肌肤,黑亮的发,一滴汗水顺着锁骨摇摇荡荡,也许这种描述和一般的对孩子的描述没有什么不同,但他是独一无二的,我的mob。

我愿一次次的提起他的名字,mob,mob,以抒发我莫名的狂热。

"那是我灵幻新隆的弟子。"就像黑兹的花园,我的相谈所里的mob,就是那一园百合花,那是我的百合花,那是我的mob。是的!很美,很美,很美!

能否想象他坐在你身边,一副完全信任的样子,小猫样的鼻尖微微翕动,充满了青涩质感的肩膀就在眼前若隐若现,环绕着章鱼烧的温暖香气,这是与任何不该出现的欲望都绝缘的场面,但是,我有罪,我的世界为他染上了这不该出现的欲望。招呼他坐到腿上来,就那么轻轻的,带着对师傅的尊敬——犹疑着蹭过来。我看见他冰雕一般的小巧脸庞,仰着看我,仰着看我,就想让那个冰雕里燃起一团火,由内而外的融化他冰封的表情,露出我一直想要的那一个。为什么是尊敬而不是爱意,我的mob,这种无法满足的错误回馈反而让人越发迷醉。

想让他握紧挺立的权杖来操纵我错误疯狂的欲念,想让他张开紧抿的薄薄双唇倾吐我一厢情愿的话语,想让他清明头脑无尽填塞我执著倔强的情感,想让他张大平静透彻的双眼永远的,永远的,永远的,只看着我,只看着我,我,他的师傅,他的未曾意料到的挚爱,只看着我,灵幻新隆。

他柔软的脆嫩的心理应由我为他永久守护,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何时何地,不管是对是错,mob,我的mob,我幼小的知更鸟,缄口不语的小杜鹃,他会的,会为我而鸣叫,没有否则,我的mob。

他是开始,是最终,我的欲望之光,我的生命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世界最初的那一团混沌为他而生,他,是mob,影山茂夫。

没有任何被禁绝的语句在这里,每一句却包含了我倾吐不尽的诉求。火焰的爆发就在瞬间刹那,那是具现化的罪恶,无从逃避,无从更改,无法褪去,不可遗忘。存在成为永恒,它就活在我们的记忆中,mob,这就是爱意,mob。

这是没有解药的绝症,名为感情。

这 爱就是我的枷锁,我的惩罚,日复一日的囚禁在理智和道德的深渊,mob,我爱你,mob,回应我。一切都是错的也不是,这是上帝的恩赐,是天堂和地狱的交响曲。维吉尔!我歌颂你,不愧为炼狱的向导,以你的力量,是否看见我在狂风中拍碎在那块崖石上?激起血肉的巨浪?

现在理应结束了,mob,正正好好的结束了,mob,就在这法庭上,做出我的忏悔。自古却从也没有需要为爱忏悔的人,只要你给我一个无罪的回应。

mob,回应我。

—————————————————————————————— 【哎呀这是收官之作】 【没啥营养,凑合着看吧,【鞠躬】】 【酒窝灵来一发吧,诸位~】
评论 ( 20 )
热度 ( 31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