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黑化脑洞,慎

*【酒窝灵】

*猎奇*黑化*崩坏式he*剧情谜

*ooc与大写的OOC注意

*没错,最近的我是个变~态~啊【微笑】



〖Broken Circle〗



〖一〗

【砰——】

眼前的景象瞬间模糊变黑,仿佛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手遮掩了整个世界。

再次重置。

灵幻新隆重重的叹了口气。数不清这是几天里的第多少次,眼睁睁的看着一次次死亡就在眼前发生,扩散,从一开始冲击他整个大脑的疼痛、惊恐、自责到崩溃再到近乎麻木。

眼睁睁的看着小酒窝一次次死在自己面前。

就像一部恐怖电影,那个都快拍成连续剧的恐怖电影。因为网卡没有看,灵幻后悔的几乎要把牙咬碎。

血流满地,焦黑糊化,湖面吞噬倒影,和钢筋铁骨竖立的沾染着不明液体的碑林。

这就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游戏,要求灵幻新隆将小酒窝从死神的窥视下救走。灵幻新隆自认聪明,可是现在脑力的大量消耗令他头晕目眩。



“灵幻?怎么了?”

熟悉的温度抚上脸颊,灵幻新隆本能的看了看头顶——刚刚就是在家门外,上方落下来一堆钢筋,直直的把人扎成扭曲蠕动的叉,那是大写的此路不通。

“嗯?”小酒窝跟着一抬头,“什么啊?”

啥也没有……

“话说……怎么头皮有点发麻……”小酒窝揉了揉头发,“不说这个了。是不是该出发了,电影快开场了吧?”

电影?

啊啊,是了,他们要去看电影,小酒窝说电影院,摩天轮,还有……什么来着是三大约会圣地。拉着灵幻新隆去挨个体会。

去你的电影……灵幻新隆想骂街。

“走吧。别多想,待会儿跟紧我。”灵幻新隆挤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什么情况……”小酒窝眉毛一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二〗

“我怎么觉得吧……”

“过马路别说话。”

灵幻一脸严肃的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伸手紧紧抓住酒窝的胳膊,好像要连成一体。

“这个马路感觉来过好几遍了……”

“……”

这是,第三次在这里【读档】。

会有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重型卡车和一辆飙车的法拉利相撞,引起了足以载入片区交通事故史册的大型连环撞车。每次都是在他们刚要过马路时发生。有一次灵幻故意拖了两个红灯,掐着表,最后在路中间低头看表时被人一把推开,回过头时只有重叠的钢铁。

真是够了。灵幻新隆从来没有这么诅咒过钢铁。

还有小酒窝! 这家伙完全搞错了需要保护的对象吧! 为什么要推开自己啊混蛋!

不论如何,绝对……绝对不能看着他就这么……

不能松手,永远都不能松手……

看来这是注定的一关,一定要一遍过。灵幻新隆暗暗使劲,弄得酒窝不知所措。

“你这家伙是太兴奋了嘛?还是本大爷关照你关照的不够啊?”小酒窝看起来浑然不觉的开着黄腔。



〖三〗

【轰……】

活着!

结果在影院门口遇上了纵火爆炸,这些混蛋罪犯简直可以再赶巧一点,灵幻大人不介意呵呵。

完美,刚刚的自己华丽丽拉着酒窝的手来了一个平地托马斯大回旋一样浮夸的动作——被炸飞到人行道上。

幸亏爆破点比较远,否则真是插翅难逃。

“今天真是多灾多难啊……”

小酒窝把灵幻新隆从地上拉起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影院内部,碎玻璃没有扎到他们真是万幸。

“昨天也是多灾多难……”灵幻小声哼哼,“怎么办,要回去吗,反正已经看完了。”

啊啊回去的路上保佑我们别再碰上事故了!灵幻新隆心里把能拜的大神全都拜了一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真主安拉在上上帝说要有光没有车祸……总之!请不要大意的保佑我们吧!

小酒窝默默地看了一眼灵幻,摸摸他的乱发,“想什么呢,不会有下一次啦!”

“啊啊?”

“我是说,不会再爆炸啦!”

小酒窝捏着灵幻的脸,揉成各种形状。



〖四〗

……



灵幻新隆站在熟悉的路口,看着对面红灯闪烁。

拜托了,停下吧,停下吧……再这样下去绝对会疯掉的……

就永远是红灯好了吧?这样啊就不会再有任何事情发生了?

红灯……红灯……真是耀眼,太阳在升起,不,不是是落下……不,是膨胀,灼浪在脸上翻滚奔涌,手指滚烫,像是兜头一盆凉水,为什么是凉水?红色的黑色的黄色的东西纠缠交错,谜一样的快感从心头升起。疯了疯了,连疼痛都感觉出了错。

手……手?谁的手?啊……

抓住它……啊……

好痛……不,并没有那么痛……

额啊……

成功了吗……



〖五〗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去撞车?!”

“(不能说)……我看错了……”

“……你信吗。”

“……”

“说实话,新隆,”红瞳紧紧逼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医院房间里充满了沉重气氛,两人相对无言。

“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

灵幻无力的倚在床头,医院的钢管床有点硌他的脊背。

“怎么会呐,”小酒窝坐在他床边,俯视,“每次可都是我保护你吧?”

所以说这个男人是个绝版的笨蛋吧……就像这样。

“不论怎么样,本大爷都罩着你,听见没有灵幻新隆?”小酒窝抓住灵幻的指尖,轻声说道。

灵幻连着耳根一下子红了。

“好吧好吧算你厉害你有种……”灵幻撅嘴,“可是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这个……死循环游戏?”

“……”

意料之中的沉默。

“灵幻。”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灵幻瞳孔一缩,有点惊异的看着酒窝。刚刚的声线有点诡异。

“你知道吗?”

恢复了……又是之前的那个人了。

“不知道……之后再说吧酒窝。”灵幻想要离开话题。不知怎么的气氛有点奇怪,是因为阴天的原因吗,窗外阴沉,乌云看不见边际,好似要涌进房间。

“你,知道的吧?”

小酒窝一下跨坐在灵幻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尚且带着一丝笑意。

“你一定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啊?”

笑意更盛,恍若三途河在眼前展开。

灵幻用力挣扎,却被死死按在床头无法动弹。

“我不知道……不……我……”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我……知道……啊……酒,窝?”

“你知道,那就,太好了。”

小酒窝慢慢附下身,在灵幻额头上轻轻一吻。

“一切都是你做的啊,新隆?”

“全,部,都,是。”

“是,你,杀,了,我,啊,新隆。”

“一次一次的,”

“开,心,么?”

“……托你的福,开心啊……”

“开心就好,”

小酒窝歪头,露出一个极尽温柔的微笑。

“还要,继续吗?”

“新,隆?”

“我爱你啊,新,隆。”



【砰——】



〖尾声: TRUE END〗

没有开灯,房间昏暗,散发着无法言说的气味,令人沉迷沦陷而疯狂。

一丝烟雾逐渐扩散,在不大的空间里攻城略地。黑暗里烟头火光闪灭。

“呋——”

屋子正中的男人吐出一口烟雾,撇了一眼床头。

“啊啊?醒了吗?”

“真是可惜……没有啊?”

男人舔了舔嘴唇,静静的,陶醉的看着床上迟迟未醒来的人的金发,脸廓,紧抿的薄唇。

“醒来啊?”

“醒来陪我啊?”

“还是不行么……”

男人低垂着眉眼,纤长的睫毛颤抖,好像十分低落。

“结果还是醒不过来嘛?”

“那就再等一会吧。”

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男人嘴角微挑。

“啊啊,差点忘了呢~”

“只有你醒不过来,”

“我才能,”

“好,好,对,待,你,啊。”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玩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清晰回荡,在小屋里激起金属的鸣响。

“没有关系的,新隆,”

“玩儿坏了也没,有,关,系,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想什么呢?新隆?”

男人伸出手,拇指慢慢划过灵幻新隆的脖颈。

“恨不得杀了我么?”

“那就恨我吧哈哈哈,在梦中预演也没有关系哦?”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就尽情的去杀了我吧。”

“不过,要记住。”

“我可是很爱你啊,新,隆。”





——————————————————

*啊到底是谁黑化了呢?当然是酒窝hhh

*师匠做梦也很相信酒窝嘛杀意都没有彻底暴露出来,真可爱hhh

*我有病别理我【微笑】

*啊对了,这个是he,真的,不是有好好在一起嘛~~~

*感谢忍住并且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 29 )
热度 ( 42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