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算是上一把刀的同伙篇目

*【酒窝灵】
*嘘……别说话。

〖萤火〗

“喂,灵幻。”
“叫你呢。听见没有,本大爷叫你都不理嘛胆子还不小呢。”
“你发现龙套又长高了吗,我看快要超过你了,律也是,不过律好久没有来嘛你也见不到他,是龙套告诉我的。”
“你对身高被压制还真是意外冷静啊……是因为觉得自己毕竟是成年社会人么?”
“啊啊我明白,龙套他们心理年龄还小,真是的。你不也是只有那么多岁,本大爷作为灵体的时间搞不好都跟你一样岁数。”
“惊讶吧?”
“话说……我之前突然不在是去旅游了。”
“感觉你好像很鄙视本大爷……我像是一点情调都没有的人吗?呼呼我生前也是迷倒万千少女的花丛战将啊!哪里像你,成天和委托人打交道。”
“是是事业很重要……”
“啊,我去的是后乐园啊,就是冈山的那个,挺有名的。”
“晚上有很多萤火虫……很多萤火虫,成千上万,空气里都是萤火,凉凉的。”
“变回灵体后我就跟着它们,混在萤火虫群里,前后左右都是满满的光点,绿的黄的。一般萤火都是这种颜色啦。跟你头发颜色有点像。”
“闪闪发光的灵幻新隆哈哈哈。”
“那里的天是蓝紫色的……房子上有照明,有小树林。萤火就在草尖上面画弧线,排着队向天上飞,像燃烧的火,冷的火星溅在人身上,火苗永远不停息……”
“就像漫山遍野开满了黄色的会发光的花群……”
“像海浪一样往前推进,越过你身边时也不会停留,这些小家伙真是目中无人啊……”
“那句很有名的徘句是什么来着……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 间,寂寞何以堪……?”
“酒窝大爷难得文学一次……帅不帅!”
“有很多情侣站在那里求婚诶,你说人类真是奇怪啊,风景很美就代表人爱她吗?”
“万一对方是个骗子呢?”
“你不就很会吗?”
“不要嘲讽我语言差啊你个混蛋!怎么会像你一样没去过都说的天花乱坠的,话说你真的不考虑改行么我看导游不错。”
“不过还是这样稳定的日子好,没有本大爷和龙套小家伙解决不了的恶灵!没问题!”
“等你什么时候想给自己放假了就去冈山吧,再去松尾峡,去看萤火虫怎么样?”
“别忘了叫上我啊,本大爷还没看够呢。虽然作为恶灵随时都可以去看。不过还是要带着别人看才有意思嘛。”
“去不去?不去就叫龙套去了!”
“估计就算叫了龙套龙套也会叫上你吧,茂夫真是在意你这个骗子师傅啊。”
“这个有什么好得意的?自称灵能力者简称冒牌货?”
“喂。”
“你知道为什么要去看萤火吗?”
“因为……你猜。”
“不要吐我的槽,走心猜。”
“……”
“灵幻新隆,你……”
“……”

龙套看着远处滚了一身灰土的人,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把他拉起来。虽然气氛很奇怪,不过这时候直球才会让人清醒啊。
“小酒窝,该回去了。”
没有反应。男人好像睡着了。线条挺直的眉眼在睡梦中皱成一团,好像揉过的卫生纸。一只胳膊搭在碑上,手指擦过上面的名字。
“……小酒窝。”
龙套跟着坐在男人身边,环抱着膝盖。看着深灰色的石头,感觉心里好不容易浮起的些许尘埃再一次重重下落,没有尽头。
“不用太自责的。”
“你不懂啊,茂夫。这感觉……很差。和你那种也不一样。”
“都说了你还小了。”
“……”龙套静静感觉着。


“回去了,茂夫。”


心里怀念着人,见了泽上的萤 火,也疑是从自己身里出来的梦游的 魂。
萤火的意义正在于此啊,灵幻新隆。
到时候再一起去看萤火吧。


——————————————————
*刀子。【微笑】
*没错师匠遗憾的死掉了,这次虐的是酒窝君
*龙套继续懵逼,他要懵逼一个系列了
【笑哭】上次就是冲着很谜的师匠懵逼【笑哭】
*食用愉快【鞠躬】
*看到这里的诸位,非常感谢。

*物思へば澤の螢もわが身よりあくが れいづる魂かとぞ見る。心里怀念着人,见了泽上的萤火,也疑是从自己身里出来的梦游的魂。——和泉式部

*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 间,寂寞何以堪。——立花北枝

评论 ( 13 )
热度 ( 31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