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一个梗

*【酒窝灵】
*有个傻孩子想看这个梗【……】
*没啥剧情,就是清水日常中的一个片段?一个梗写这么长我真帅【←不你】
*还是发糖?不过我啊,是咸鱼啊……

〖梗 : 相拥入眠〗

灵幻新隆的小屋子显得有点挤,虽然一张单人床上挤两个人也没有问题,不过要是睡品不好的恐怕会把别人轻易就踢下了床。
“……你往那边点儿。”
灵幻拱了拱小酒窝,往床中间蹭蹭。小酒窝的两条胳膊都垫在头下,看着天花板出神,略显昏暗的床头灯光扑在他脸上,把一张线条硬朗的脸模糊柔化。
感觉灵幻压住了自己的手肘,酒窝干脆伸出右手从灵幻后颈穿了过去,擦过后脑细密的金发,让他枕住了自己的胳膊。“很挤么?”酒窝把灵幻往自己这边揽了揽。
“还好,”灵幻躺在酒窝的胳膊上,侧过身仰头看他,“你手不会麻吧。要是坏死了本老板可不负责医药费。”
“说啥呢本大爷比你壮多少倍,能把你整个人抱起来都不嫌累,还缺你一个脑袋?”酒窝鄙视的眼神甩了灵幻一脸,还使劲鼓鼓上臂健硕的肌肉群。灵幻感觉自己头跟着晃了两下,撇撇嘴。自己这小身板真是干什么都不占便宜,现在连嘴炮都受影响。
灵幻心里飘着似有似无的念头,昏黄的灯光弄得他困意微起。把被子往上拽拽,直到把自己肩膀盖住,小酒窝躺的高只盖到前胸,反正估计一会儿就会滑下来。灵幻窝在酒窝手臂和胸膛围起来的小圈子里,脸埋在他肩膀边上,嗅着酒窝身上的淡淡的成熟男性的荷尔蒙味、衣服的洋柑菊洗衣粉味道以及肥皂味组合起的微妙香气,闭上眼睛,静静的呼吸,呼,吸。
他的左手蜷曲在中间,右手搭在酒窝的腹部,细长的手指划过那分明的腹肌,很结实,很有力。
真好。什么也不用想,不用操心。也许是时候好好休息了,成为大人物还是成为神也许都不重要。灵幻听见血管发出清晰的、有规律的搏动声,也听见自己的。脉搏搏动的频率渐渐重合,心跳同步的时光来的悄然,静谧,安逸,就像空气中弥散的卷着灯光的微小颗粒,飘到这边或者那边,翻滚沉浮。
“灵幻?”
“……新隆?”
没有反应。小酒窝轻轻的用空闲的左手拉开被子,轻轻钻了进去,侧过头去看灵幻的脸。睫毛微抖,微微张着嘴,大概已经睡着了吧。
酒窝看着灵幻的睫毛。以前和一群缺心眼的恶灵相处的时候畅谈过“如果泡到一个妹子晚上应该怎样”的鬼话题,依稀记得最后几个家伙凑在一起心照不宣的嘿嘿嘿。
现在才发觉……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发展到这种地步,大概也就是就这么看着他的睡颜,数他的睫毛,想着那两瓣薄唇在每一天向自己说出来的一字一句……吧?
这家伙,睡着了的时候不自觉的缩着,缩成一团,窝在身边,热乎又软萌,完全不想他平时油嘴滑舌的样子,那种脸上总带着自信,又有点无所谓的轻笑。不过,两种都好棒。
嗯,都是我的。酒窝这么想,微微有点得意。
伸手关上灯。酒窝把灵幻翻过去背朝自己。抽回垫在灵幻颈下的手,双手环上身边人的腰,交叠在一起抱住。
“……别躺在左侧,对心脏不好。”
睡梦中的灵幻无意识的伸手向下摸索,抓住了酒窝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感受着熟悉的温度,连眉头也更加舒展。
“晚安,新隆。”
酒窝轻轻在灵幻发间一吻,闭上双眼,无声入眠。


—————————————————

*一个梗让我写的跟正文似的【捂脸】
*我要做一条咸鱼。
*学习使我快乐,我爱学习。【面无表情】
*总之是纯糖,果然我想改文风了太糟糕了。
*食用愉快【鞠躬】

评论 ( 21 )
热度 ( 59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