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从未雄起的败狗也从不介意永远趴在地上的视角

【酒窝灵】分裂(1)

*深夜档脑洞加补完桃乐丝的点梗
*人物谜之崩坏,预警
*真的不专业,真的别细抠
*ooc加解放前文笔请轻拍

〖part 1〗

    关上房门的时候,灵幻新隆还能听见自己的嘈杂的心跳声。
   他一万次的提醒自己,这都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是比独自一人处在山中古宅,被怨灵鬼女缠身,在冰冷和阴暗中等待终结还要可怕的事情。
   “冷静,冷静……灵幻新隆。”
    他这么对自己说,以平复之前几乎失控的心情。
    但毕竟是成熟的人,冷静下来后,默默的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来冲淡心里的震惊与不安。那个患者,那个患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纵使聪明如灵幻新隆也拿不定主意。鼠标在名字上停留,又移开,再次停留,再次移开。最终猛地一滑,关闭了档案。
    直到做完这些,重重的靠在椅背上的时候,他才觉出一身冷汗。

   “请节哀,灵幻先生。”
    黑色的外套沾染了雨水,变得更加沉重。灵幻侧过头去:
    “谢谢,我会的。”
    这个葬礼,并无不妥。
    可是今天却在梦中重现了,带着葬礼独有的荒凉凄诡。
    那可是“那个家伙”的葬礼啊,“那个家伙”的。
    从噩梦中惊醒的灵幻新隆不愿多想。
    他毕竟已经决定了接下这一单。

〖part 2〗

    “樋口雅史?”
     大致上已经理清了思路。面前这个面色发青,一脸憔悴的中年男性就是患者没有错了。
     虽然照片几乎一模一样,但是这么憔悴就是致命的差异了。
    “是,医生,”男人怯怯的搓着手,“我,的确是觉查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最近受了什么刺激吗?”
     “并没有……我是这么认为的。”
      见灵幻没有回复,樋口撑着桌子想要站起来,整个人微微颤抖:“医生!”
     “我这是……被恶灵附身了吗?”
     “还是相信科学,樋口先生,”灵幻敲敲桌子示意他坐下,“不过是小问题。”
      管他是不是小问题,灵幻新隆也就是一个野路子的心理咨询师。因此他决定待会给樋口做一个催眠,当然这自然是冒牌货。
     完全是不同的人,灵幻新隆松了一口气,可心里却抓挠着,尖叫着,就像刻意隐瞒了什么失望,歇斯底里,想要抓住,想要撕碎什么。
     “樋口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安保人员。”
     “很辛苦吧。”
     “嗯,只能说还好,嗯。”
     是吗,真是温和礼貌的回答,也是有着隔膜的冷淡。只不过这种冷淡在语言的诱导和专业气氛的衬托下逐渐化去。
     “可以为您做一个催眠吗?樋口先生?”
     “可以……”
     这便是信任的象征了。

      漆黑的摄像机在沙发之后打开,樋口雅史双眼微闭,横躺在沙发上。一米八多的个子,双脚和小腿都伸了出来挂着。
     直到半截还好好的,真的,然后就是激得灵幻新隆寒毛直竖的“咯咯咯”的怪响,突然响起。
     摄像机连声音也忠诚的记录了下来。事后调查,这正是樋口先生的笑声。
   “这种东西,搞不好真的是专业级别的难搞。”灵幻苦笑。
    谁让他只接手过什么网瘾少年质量的案例。
    可是,就连笑声,这种扭曲奇诡的笑声也是那么相像。真的,令人忍不住。
    忍不住回到当初能够以行为附和这种笑声的时候。
    可是,还是注意一下,恶灵,绝对不会,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存在的,而且,还会附身在樋口先生那样一个有点软弱有些纤细敏感的人身上。
    或许只是被未知的心理病所困扰表现出来的样子。
    是了,那个先生怎么会是“那个家伙”的灵魂附着的对象呢,怎么会呢。那个是如此狂妄,可是又轻柔的善解人意,又讨厌,又有趣。
    那可是他能够当着别人也称为“挚友”的家伙。
    那可是已经确认死亡的家伙。
    那可是即使从地狱中爬回来他也不会奇怪的家伙。
   “那干脆就爬回来吧,有一次就有两次,多少次都无所谓,这个complex(情结),怎样都无所谓。”
    残肢断臂,钢铁的筋骨,散落一地,尖叫的女人,随便怎样都好。
    可以,可以,灵幻新隆卷起自己的袖子,出神的望着几道疤痕。狰狞,突出,像寄生虫,破坏手臂整体的美感。
    总比尸骨无存要强。
   “下次见面的时间,可不要忘记了,樋口先生。”
    坐在空白的墙前喃喃自语。

〖part 3〗

    等到樋口雅史完完全全放松的时候,沉浸的时候,隐匿于其中的灵魂也浮现出来。
   “你好,‘另一个人’。”
    灵幻新隆冷淡的看着那个一模一样但是颓废焦虑的脸变成应该有的模样。
   “另一个樋口雅史先生。”
    摇了摇头,陌生灵魂的男性掐住了灵幻新隆的脖颈。指节发白,却让余地足以呼吸。
   “有趣吗?”
   “还要继续?”
   灵幻挣扎一下,不再动弹。“你这是什么意思?”
   “特别从地狱里回来找我寻开心?”
   “地狱里和这里区别不大,对不对?只要我回来,哪里都可以是……”
   “我能做掉你一回,就有第二回,”灵幻轻挑起对面人的下巴,“别以为我不会。”
    摄像机依旧忠诚,直到那个男人缩回樋口雅史的躯壳,卸下邪性的笑容。

【角谷碎碎念】
什么嘛,居然变长了!居然一会写不完!
老天保佑我能圆了这个谎啦hhh(不你)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角谷辉夜的被害妄想 | Powered by LOFTER